|
韦雅楠医师 | 小细胞肺癌肝转移骨转移,最后的努力


5月8日晚,收到一封感谢信,得知患者已经离世,内心悲痛。


患者是肺癌肝转移、骨转移,近一年忍受剧烈疼痛,于2020年4月11日就诊。经治疗后,患者疼痛大幅度缓解,其他诸症也均有改善。这一点另我欣慰。







 初诊 


患者男64岁。其子王先生因父亲病重而关注中医,于2020年4月11日初诊。



既往史:小细胞肺癌转肝癌再转骨癌,一年前开始出现腰痛,2019年3至12月做过5个疗程的化疗和1个疗程的放疗。全身疼痛、刺痛,入夜尤甚,每天服用大量吗啡缓解疼痛


就诊时患者的疼痛、水肿少尿情况最为急迫:



基本情况不乐观:面色虚白,少气懒言,说胡话。近5天自觉气上冲,恶心想吐,口苦,腹胀,进食少,只能勉强吃几口;恶风(屋子不能有一点风),怕冷,手脚逆冷,胸口窝和头部一直出汗。


病情危重,患者又极度虚弱,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直接对治癌症。问诊结束,我和其子沟通,希望申请问止医学专家会诊后再出处方。我在问止专家的帮助下,于11日晚十点开方5剂。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2020年4月15日,患者家人收到快递的汤药。可患者因严重呼吸困难、胸腔积液被紧急送院治疗。16日,患者情况稍稳定时才开始服药。


药后,患者出现心烦、疼痛加重的情况。这是排病反应,这种时候最需要患者及患者家属的信任和坚持。其子认同并坚持让父亲服药,药后第三天患者疼痛明显减轻




 二诊 


药已中病,患者家属坚定了继续治疗的决心,于2020年4月19日二诊。





在上述问题之外,胸腔和腹腔积液是导致患者勉强采取坐姿、难以躺平入睡、呼吸困难、水肿主要原因,是一直是压在患者心上的石头。



二诊继续请问止医学中心会诊后给出处方如下。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三诊 


三诊在2020年4月24日。好转之处有:烦躁、说胡话、大量饮水的症状消失,每餐可进食半斤面条,掌心由苍白变粉红,睡眠时长持续增加,小便7-8次/天,每次约500毫升。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患者于25号在西医院计划抽积液,彩超检查得知患者的胸腔积液明显减轻,西医大夫很吃惊,取消了抽积液



患者胸口闷痛,也通过家属按揉膻中穴而得以缓解。




 四诊 


四诊在2020年4月29日。好转的症状有:胸腔积液大幅度吸收,胸闷、胸痛改善佳,说话声音变洪亮,已经不需要西医小针剂止痛,腿脚水肿完全消失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四诊药后家属反馈患者大便通畅,并有碎屑异物排出




 五诊 


2020年5月3日五诊。好转的症状有:大便通畅、腹痛消失;想吃饭,可以进食少量肉食;晚上每次可睡1-2小时,醒后可以复睡;凹陷的合谷穴恢复正常了。



患者5月2日晚吃了7个肉馄饨之后精神变差。久病肠胃弱,猛然进食过多肉食,积食难消,阻碍气机。


患者五脏已虚极,经不得一点意外,这一点积食怕是最后的稻草。本次会诊后虽调整处方,仍回天乏术,作为医者,实在遗憾。


记录五诊处方如下。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记录在最后 


自就诊以来,即使有时情况紧急,其子王先生也依然尽可能配合我的时间,每次高效沟通,显示出对医者极大的尊重和支持。这一点,我一直心怀感激。


经过近一个月的频繁沟通,王先生坚定了他对中医的热爱,询问是否有可能把问止中医引进当地。



我已经及时将王先生的心愿反馈给公司,公司非常支持,但愿他对中医的热爱可以开花结果。


愿逝者往生净土。




 就诊韦雅楠医师 



• • •  全文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