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依宁医师 | 治子宫颈癌:中医+放疗,能否彼此兼容?

Y女士初次就诊时,报告示宫颈癌ⅢC期,盆腔淋巴有些扩散,肺内微小结节。

 

患者恶热,盗汗、自汗,上半身出汗。无手足心热。正常饮水,饮水量小于1000ml。胃弛缓,消化不良。无任何腹部疼痛。大便基本成形,不黏,无排不净感。小便正常,起夜1次。不易入睡,半夜会醒,醒后能再入睡。不多梦。患者停经后出血,持续白带清稀清水,不夹杂其他颜色。腰酸。无下肢疼痛。无咳嗽咳痰。咽干。



输入症状后,根据中医大脑的提示,为患者开具汤药并配合问止通瘀丸加强活血化瘀、问止三畏丸加强燥湿止带。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患者一诊服药,就出现了玄冥反应。


二诊时患者反馈:水样白带有少许红,左大腿根偶尔有酸胀感,服药第二天八髎有痛点,两侧左右对称,一天后好了,昨天单侧有隐约痛。入睡快了些,自汗、盗汗情况缓解。头不会胀了。


服药期间,患者的报告医院最终定论为宫颈癌Ⅳ级



二诊,通过舌图看,患者明显改善:



患者首战告捷,二诊在一诊用方基础上稍作加减,守方继服。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三诊时患者反馈流出杂色带,锁骨、腋窝下出现攻痛。睡眠较前好转,基本不起夜了。着凉还会有下坠感。最近吃完饭有堵在胃里的感觉,晚饭吃得晚就觉得胀满。打嗝,排气。

 

查看舌象,考虑是湿气阻滞中焦,三诊在守方的基础上为患者加用了问止温中祛湿丸。



可喜可贺的是,三诊服药期间患者排出过一次黏膜和大量血块。这是很好的排病现象!


但是因为与初发病时情况相似,患者可吓的不轻。经语音与患者沟通后,患者放下心来,并于次日表示血量已明显减少。





四诊时,患者反馈:天热容易疲惫,白天出汗较多,但是晚上不盗汗。腰不酸,小腹没有坠胀感了。胃胀满改善,打嗝,排气还会有,但减少了。腋下不觉得疼了。锁骨上还有一点压痛,有点肿。分泌物一直带点血色(水样的),没有粘稠的白带。八髎无特殊感觉,按压不痛了。二便正常。睡眠较好。


四诊时考虑患者基础体质已有较大改善,更换问止通瘀丸为问止攻癌1号,增强排病的力量。


四诊时舌图如下,对比初诊时已见改善显著。



需要注意的是,在四诊之前,患者一直纯中药治疗。但因家人担忧,最终迫于压力,患者决定之后中西医结合治疗,想两条腿走路。


五诊时患者反馈,服药过程排出黑色稀便(这是问止服药三注意和排病反应中的典型反应),近日黑色便逐渐减少。食欲可,胃不胀了,不打嗝,排气还是多。无咽干和消化不良。锁骨上压痛基本消失,不那么肿。


患者近几日复查增强CT,有注射碘剂。因注射碘剂后,需要大量喝水排出放射性物质,因此复诊时患者舌图一派寒湿之象。

 

五诊时舌图,因为注射碘剂又大量喝水导致再回寒湿。



患者术前复查,鳞状细胞癌抗原已从35+降至28+。



患者只服药一个月,抗原指标就有明显下降。但是迫于环境压力,患者仍于7月底入院进行放疗。放疗期间,医院不允许患者服用汤药。在之后的随访中,患者的舌象也逐渐不佳。


断药期间的舌图:



2021年8月20日,患者反馈放疗后虽然肿块摸不到了,但是出现肝功的损害。



因肝功受损,患者目前不能化疗,想继续服用前次汤药。


 

服药后Y女士表示


 

经与Y女士沟通,Y女士同意将她的情况作为一个追踪治疗的医案分享给大家。而与大家分享这个医案,目的也是为了能让大家在治疗过程中更直观的感受和判断中药和西药各自的效果。Y女士放化疗结束后仍会继续中药治疗,之后的治疗情况后续与会与大家继续分享。



 写在最后 


我们知道很多癌症患者都在纠结于治疗方案的选择。一直以来有很多癌末患者在走投无路之际找到我们,但却很少有人在癌症早期就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在这里还是想和各位患者呼吁,如果中医六大健康标准良好,尽早的选择中医治疗才是对生命和家庭的负责。



 点击预约宋依宁医师 







• • •  全文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