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赖淑婷医师 | 中医治老年痴呆症

《景岳全书·癫狂痴呆》:“痴呆证,凡平素无痰,而或以郁结,或以思虑,或以疑贰,或以惊恐,而渐致痴呆,言辞颠倒,举动不经,或多汗,或善愁,其证则千奇万怪,无所不至,脉必或弦或数,或大或小,变易不常,此其逆气在心或肝胆二经,气有不清而然。



老年痴呆,又称阿尔兹海默症(AD),属老年常见病,多因七情内伤,年迈体虚,久病不复导致髓减脑消,神机失用,以呆傻愚笨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种神志疾病。轻者寡言少语,反应迟钝,善忘等症;重则表现为神情淡漠,终日不语,哭笑无常,分辨不清昼夜,外出不知归途,不欲食,不知饥,二便失禁等,生活不能自理。


《景岳全书·杂证谟》首次立“癫狂痴呆”专论,指出本病由多种病因渐致而成,且临床表现具有“千奇百怪”“变易不常”的特点,并指出本病病位在心以及肝胆二经,预后则认为本病“有可愈者,有不可愈者,都在乎胃气元气之强弱”。



此次案例的主人公C奶奶从5年前开始出现记忆力衰退,长期记忆可,短期记忆差,出去了就找不到家,总觉得有人偷她的衣服,几乎每晚9、10点钟就要起来找东西,容易烦躁,偶有幻觉。伴有脑萎缩,2020年初在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诊断为中度老年痴呆,从去年十一月服用奥氮平、艾司西酞普兰片、盐酸美金刚片,幻觉有所改善,但感觉人的体质不如以前。


患者脊柱左侧腰部发凉。舌尖常刺痛。空腹血糖偏高,未规律服用降糖药。吃饭、睡眠正常。喝水少,不会口干、口渴。大小便正常。十指僵硬,关节变大,手掌肌肉弹性差。偶有咽喉痒,需要清嗓子。畏强光,眼睛干涩。




 一诊 


将C奶奶的症状转换至中医大脑,开方7剂,以温补肾阳,镇静安神为主,并加以制剂问止扶阳丸。


▲ 中医大脑

中医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


一诊后随访,家属反馈C奶奶的症状并未有变化,依旧每晚要找东西,短则半小时,长则3小时,找的频率还比原来稍高些,情绪躁动,家里人照顾也很吃力,看到老人这样,孝顺的儿子、儿媳也很矛盾,犹豫是否再继续中药治疗。


其实家属有这样的想法我很理解,在临床上有许多人在治疗的早期症状没有改善或者改善轻微没有达到自己心理预期的效果都会产生质疑,想要打退堂鼓。


因为C奶奶已经古稀即将耄耋,病程时间也长,吃药必然不会像新病、表症那么快,需要一定的时间。经过沟通后家属也表示理解,商量一致后决定继续服药看看情况。



 二诊 


二诊仍旧按原思路治疗,我对剂量稍作调整,开方7剂。


二诊的方子服用第四天开始,C奶奶晚上就没找东西,直到7天汤剂吃完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期间恰逢国庆假期,两天没有吃药,又开始烦躁、找东西,持续时间2小时左右,家属预约了第二天的看诊。


 

 三诊 


二诊后开始有效果,家属信心也增强了,我也感到十分开心。三诊开方十剂。吃药期间收到C奶奶儿子的反馈说有十多天没有找东西了,吃饭也比原来好很多,得知老人病情好转,我更为开心。





 目前情况稳定 


到第五诊时,C奶奶情绪一直都很平稳,没有出现找东西的情况,家属便把奥氮平的剂量减半服用,停药之后家属说C奶奶白天昏沉、爱睡觉的情况没了,晚上睡眠正常,喉咙会有些痒、干咳。


目前持续治疗中,现在C奶奶已经停服西药奥氮平、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情绪稳定,夜寐可,纳可,排便正常,咳嗽减轻。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的认知障碍人群已经超过5000万,平均每天有1000位老人走失。


2019年演员黄渤在深圳梧桐山脚下录制了一个综艺节目名叫《忘不了餐厅》,餐厅里的服务员均为不通程度的阿尔兹海默症老人,节目用记录+综艺+科普的方式聚焦到了这一群体,即使患病,老人们依旧在用独有的方式证明自己的价值,那种来自人类心灵深处最本真的乐观,那种强大的叫做希望的力量。


西医认为阿尔兹海默症难以逆转,中医认为本病可以预防,一样可以治疗。问止中医有多例中医治阿尔兹海默取得临床症状显著改善的案例,老人最后恢复神志可以自助生活。


最后引用《忘不了餐厅》中一位医学专家的话:“阿尔兹海默症不是不可战胜的,人类的智慧一定能战胜它”。



 点击预约赖淑婷医师 












• • •  全文完  • • •